<track id="v1txv"></track>

    天眼新聞:朱正琴:堅守大山深處18載的女鄉郵員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王遠柏2022-05-05來源:天眼新聞

      朱正琴,1973年出生,貴州省黔東南苗族侗族自治州施秉縣郵政局鄉村郵遞員,也是施秉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女郵遞員,作為中共黨員,2004年成為郵遞員以來,她吃苦耐勞,工作出色,曾獲貴州省“五一”巾幗標兵、貴州省“五一”勞動獎章、全國“五一”勞動獎章、全國“五一”巾幗獎章、全國“最美郵遞員”特別提名獎和全國勞動模范榮譽稱號。

      今年49歲的她,已經在大山深處的鄉間郵路上奔波18年,飽經風霜。不過,她總是笑口常開,猶如春天山野里一朵爛漫的山花。

      “一封信,一張報紙,一個包裹,給人帶去溫暖、希望、快樂??吹絼e人快樂,我也就快樂?!边@是她笑口常開的秘訣。她是黔東南州施秉縣郵政局鄉村郵遞員朱正琴。

    朱正琴駕車在鄉間郵路上。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王遠柏 攝

      為鄉親走郵路

      夏天,凌晨六點半,朱正琴起床了。

      七點半,她準時來到縣郵政局投遞室,開始了一天的忙碌工作。有條不紊地整理好信件、報紙和包裹之后,再把它們一一搬上那輛綠色車身,并貼有“中國郵政”字樣的普通面包車,隨即啟動車子,向茫茫山區出發。

      一天時間很快過去,當她把信件、報紙、包裹一一送達所負責的村寨,回到家時已經是夜幕降臨時分。這就是朱正琴每一天的日?!@樣的日常,她堅持了18年。

      1973年,朱正琴出生于施秉縣牛大場鎮紫荊村。家中有五姊妹,朱正琴排行最小。父親在她9歲那年去世,犁田種地等農活全部落在了母親身上。為給母親分擔沉重的負擔,初中畢業后,她選擇回家幫母親干農活。

      在談婚論嫁的年紀里,她嫁到了同屬施秉縣的城關鎮白塘村。沒多久,語文成績不錯的她被推薦成為白塘村小學的語文代課教師。因代課教師待遇低,為維持家用,供養兩個還在小學讀書的女兒,丈夫前往浙江打工。

      2004年7月,負責投遞朱正琴所在小學的郵遞員考上了大學,不能繼續擔任郵遞員了。對方辭職之際便推薦了朱正琴,希望她能夠接下郵遞員的接力棒,繼續為大山里的鄉親服務。

      朱正琴有些顧慮:“我是婦女啊,郵遞員這樣的工作我能勝任嗎?”

      不過,對方很信任朱正琴,因為她“善良、勤快、有責任心”,而且“還會騎自行車和摩托車”。

      朱正琴還是猶豫不決,因為丈夫并不支持:“在學校當老師,不著日曬不著雨淋。當郵遞員,風雨來雨里去,你一個婦女干不了?!?/p>

      朱正琴一開始也沒打算去??墒寝D念一想,之前的郵遞員辭職了,如果她不去,以后這一帶就沒人送信了,那鄉親們怎么辦?最終,她還是說服了家人,接下了這份郵遞員的工作,成為施秉縣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女郵遞員。

      就這樣,18年前的那個夏天,一個綠色的郵包挎在了朱正琴身上。從此,她用自己的責任與擔當,風雨無阻,堅定地行走在大山深處的鄉間郵路上。

    朱正琴在分發報紙。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王遠柏 攝

      用行動詮釋責任與擔當

      “家書抵萬金”“云中誰寄錦書來”“江水三千里,家書十五行”,古往今來,書信的作用不言而喻,它不僅傳遞信息,更帶來溫暖和希望。對于居住在施秉縣邊遠山區的群眾而言,書信是連接外界的橋梁和紐帶,因此,當地群眾對作為郵遞員的朱正琴有種特殊的感情,對她信任有加。

      因為朱正琴愛笑,平時總是笑呵呵的樣子,鄉親們都親切地稱呼她為“微笑信使”。

      不過,也正由于當地群眾地處偏遠山區,這給郵遞員工作帶來了難度。鄉間公路,彎彎曲曲,坑坑洼洼,崎嶇不平,險象環生。

      山路崎嶇,騎車難行,不小心摔下摩托車,這樣的意外并不鮮見。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摔下摩托車時,腿造成重傷,到醫院縫了幾針。丈夫得知后心疼不已,從浙江打來電話勸她把這份“男人的工作”辭掉。不過,她放不下這份工作,放不下充滿期待的山區百姓,三個月后,又騎車往山里給群眾送信去了。

      一年四季,要數冬天送信最辛苦,騎車在凜冽寒風中穿行,耳朵凍得像被刀割一樣。記得2010年冬天,漫天飛雪,在風雪中艱難騎行的朱正琴被凍得幾乎要四肢麻木,她只好停下車,慢慢挪著僵硬的雙腿到附近村民家里取暖。熱心的村民連忙把火塘里的火燒得更旺,并為她燒一壺熱水暖手暖腳,過了好一陣朱正琴才緩過神來。村民的熱情讓她感動不已,她暗暗發誓:將來無論遇到多大的苦,都不會放棄這份工作,不會放下熱心又質樸的鄉親。

      朱正琴深知,每一封書信,對于地處封閉的山區群眾而言意味著什么。記得有一次,朱正琴到甘溪鄉甘溪村給一對60多歲的老夫婦送信,不識字的老人請朱正琴給他們念信,當知道信是失聯多年的女兒寫的,兩位老人泣不成聲,拉著朱正琴連聲道謝。

      朱正琴樂于助人,當地不少群眾都愛委托她幫忙捎帶日常生活用品,她的郵車就像一個“流動便民小商店”。

      朱正琴還記得,最開始時,這份郵遞員工作的月薪只有260元。村里不少外出浙江務工的姐妹勸她:還是跟我們一起進廠去吧,你這點工資,我們在工廠打工幾天就能掙到。盡管家庭經濟負擔很重,但她還是不為所動。

      “我沒讀過多少書,大道理我不會講,但是我知道,這份工作對群眾而言意味著什么?!?8年來,朱正琴用實際行動,詮釋著責任與擔當。

    朱正琴走在鄉間郵路上。 貴州日報天眼新聞記者 王遠柏 攝

      大山的堅守

      常年奔波在施秉縣大山深處的朱正琴,負責投遞10個村、社區,每天風雨無阻,往返山路80多公里,投遞郵件100余(份)件。

      18年來,她相當于繞地球跑了10多圈,投遞報刊、郵件50余 萬(份)件,從未出過漏投、錯投、積壓等情況,準確率和及時率均達100%。

      在這18年里,朱正琴由一位年輕姑娘變成了中年婦女,臉上布滿了皺紋;她投遞的交通工具,由自行車、摩托車變成了汽車;鄉間道路由泥路、砂石路變成了寬敞的水泥路……但是,朱正琴的工作并沒有因此變得輕松,除了常規的報刊、郵件,每天比以前增加了近百件快件。農忙時節,老百姓不在家,她就把郵件直接送到田間地頭。

      送信途中,除了險象環生,還常與孤獨為伴。她很樂觀,苦悶之時,就唱唱歌,吹吹木葉。悅耳的木葉聲,在大山里回蕩。一聽到木葉聲,鄉親們就知道,朱正琴來了。

      加上由于在鄉間郵路上騎車奔波多年,朱正琴患有腰錐間盤突出、風濕等病疾病,縣郵政局領導曾一度把她調整到工作相對輕松一些的部門主任崗位上。但是,上任沒過幾天,她又重新要求回到原來的崗位,因為當地鄉親們舍不得她,不習慣沒有她,上門要求她重回郵路?!澳軌虻玫洁l親們的認可,這是最榮幸的事情?!彼裏釡I盈眶。

      2015年朱正琴獲得全國勞動模范榮譽稱號后,縣郵政局成立了“朱正琴勞模創新工作室”。這既是她學習的地方,也是局里開展學習教育和業務交流的地方。在這里,她以自身的經歷,跟年輕人分享作為一名郵遞員應該具備的責任與擔當,也交流著工作的好經驗和好做法。

      當年她接手郵遞員這份工作時,兩個女兒還在讀小學。如今,她們都已經從大學畢業,并且都已經找到好工作,也找到了人生歸屬。孝順的女兒常常勸母親:您勞累了這么多年,該歇歇了。

      按照相關規定,作為一線郵遞員,朱正琴明年50歲的時候就可以退休了。但是她舍不得,“我喜歡這份工作,我打算再干五年?!?/p>

    双腿之间白浆泛滥,欧美一级高清大片视频,男生手婬全过程视频无遮挡免费

    <track id="v1txv"></track>